口述:下岗老公玩出轨还动手打我

时间:2015-04-22 14:37责任编辑:编辑

轻轻抹去嘴角的血,我竟然得意的笑了。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未卜先知,否则更麻烦的问题将会接踵而至。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。我确定,这是司徒涛的错。倚靠门边,这是我唯一找到的安慰。它让我不至于倒下,不至于让张丽娟看到更大的笑话。活成这样,

  轻轻抹去嘴角的血,我竟然得意的笑了。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未卜先知,否则更麻烦的问题将会接踵而至。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。我确定,这是司徒涛的错。倚靠门边,这是我唯一找到的安慰。它让我不至于倒下,不至于让张丽娟看到更大的笑话。活成这样,真心醉了。

  父亲曾经劝过我:“琳琳,为什么急着嫁出去?”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,要有自己的房间。他坚持不住客房:“那都是杂物堆。”后妈阴阳怪气:“你姐姐那间?休想啦,她还要住多几年。”我咬了咬牙,实在不想父亲为难。是,我刚满法定结婚年龄。反正有自己的一份工作,司徒涛对我也很不错。

  嫁!没有太多的行李,没有太多的嫁妆。司徒涛家里也不富裕,他是南漂一族——也好,我不必担心与他父母如何相处。婚姻需要经营,只要共同努力就没有什么不可以的。家不是一天建成,但可以一天天的让它更加温暖、更加舒适。我有这个决心,司徒涛满怀希望:“三年,咱们争取换大房!”

  很可惜,司徒涛没有带眼识人。职场如战场,他太相信那个什么老乡张斌了。司徒涛自己的设计方案被张斌挪用,还要被对方反咬一口。在这个行业里,最大的禁忌就是剽窃。我不太清楚,与抄袭是否同一个意思?总之,司徒涛很光荣的被劝退。下岗后的他,选择颓废的过日子。我,独立养家。

  是,没有什么法律规定男人负责养家糊口、女人负责貌美如花。我的工作相对稳定,但收入比较微薄。唯有努力加班,总算多劳多得的勉强生活。每个月一领到钱,全都取出来。这些那些开支,留给司徒涛全权负责。他是一家之主,管钱的才有话事权。这是我对他最大的好,而他却背着我玩出轨!

  怎么发现的?起初两个月,我回到家就能吃饭。简简单单的两菜一汤,和心爱的人在一起——再苦再累也不算什么。接下来两个月,司徒涛总有各种各样理由:“亲爱的,我在外面谈事。”谈什么事?“找工作啊。”还以为,他幡然醒悟。男人必须有自己的事业,否则他会自卑的。我,替他着想。

  张丽娟,那个贱邻居!自己老公长期出差,就找司徒涛暧昧出轨!

  若不是我提早回家,怎么会看到司徒涛从隔壁闪出!天网恢恢啊!

  我毕竟是女人,拽住司徒涛的时候被他推到墙边。血,爱的洗礼……

图说天下

合作专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