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法律的归法律人情的归人情

时间:2018-05-01 14:18责任编辑:呃呃呃

如果没有五年前的那场重病,六岁的尧尧该是背着书包上学堂了。命运算是跟他开了个大大的玩笑,在他仅三个月大时,便要领受永久植物状态的植物人身份。 躺在病床上偶尔会做出无意识动作的尧尧,自然是无从知道永久植物状态对他意味着什么,但对他不曾放弃的爸

  如果没有五年前的那场重病,六岁的尧尧该是背着书包上学堂了。命运算是跟他开了个大大的玩笑,在他仅三个月大时,便要领受“永久植物状态”的植物人身份。

  躺在病床上偶尔会做出无意识动作的尧尧,自然是无从知道“永久植物状态”对他意味着什么,但对他不曾放弃的爸妈来说,则有着常人难以想见的煎熬。当然,眼下估计最让他们心神不宁的,应是这次因尧尧而起、与医院的法律纷争。

  医院要求追索数十万的医疗费用,尧尧父母则认为这是因医院的误诊而起。双方矛盾似乎不可调和。而在法院纷争之外,除了作为尧尧父母的爱子心切,让人慨叹骨肉亲情之伟大外,多年躺在病床上的尧尧,从来都是在医院医护人员的悉心照顾之下——即便诉讼正在进行中,医护人员的日常护理仍然按照标准流程展开,尧尧与其他患儿得到的照顾是一样的。

  在纷争与悉心照顾之间,这并非是一场情与法的对抗,所显现的正是法治背景下情与法的相互映衬和独立担当。在一个强调法度文明的社会,从来都不否认人情味的存在。让法律的归法律,人情的归人情,正是社会趋于文明的表征。

  回到此事来讲,在“让法律的归法律,人情的归人情”语境之下,它所指向的至少有这样的两个维度:一来关于尧尧的命运,关乎社会正义的伸张,讲人情的法制它应该在法治路径内得到实现。换句话说,尧尧的悲剧中到底是否存在“误诊”?如果不存在误诊,尧尧的父母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?如果存在误诊,医院又当承担什么样的责任,都应该通过法律给出最权威的论定。这与尧尧父母所遭受的苦难无关,也与医院的悉心照顾无关。

  二来,无论结论如何,作为最无辜的不幸者——尧尧,他应该得到最好的关爱。这份关爱他可以超脱于纷争之上,归因于人性中最光辉的情意。我们欣慰地看到,在过去的几年里,作为孩子,他始终没有被父母放弃,作为病人,尧尧成为护士们口中的“旺哥”。

  在未来的日子里,尧尧将何去何从,它不应成为笼罩于他的父母头顶的烦恼,它应证实法治是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最好的利器,而无论尧尧最终要不要从重症病房转移到康复病房,我们都依然期待,那些人性中那最闪亮的光辉能让尧尧始终被温柔以待。本报评论员高亚洲

图说天下

合作专区